趙致真:像“佐羅”一樣警惡懲奸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李芬
時間:2017年09月15日 11:13
下載

  2017年9月8日,科學紀錄片《守護南海珊瑚林》發布會在北京召開,74歲的總導演和撰稿人趙致真進行發言,他說:“科學家最不在乎上電視、最不屑和明星爭眼球,已經習慣于‘忍受’甚至‘享受’孤獨和寂寞?!?nbsp; 

   

  趙致真(光明圖片 孫佳涵/攝)  

  作為一名幾十年來持續戰斗在科普宣傳戰線的新聞工作者、科普作家,一個積極捍衛理性和科學進步的中國人、中國反邪教協會常務理事,趙致真不但習慣于“忍受”甚至“享受”孤獨和寂寞,甚至成為首位在美國被起訴的外國媒體負責人,也是首位面對“法輪功”濫訴到法庭回應的中國人。它填補了美國司法史的空白。  

  趙致真,1943年出生,1967年畢業于武漢大學中文系,原湖北武漢電視臺臺長,父親趙悔深(筆名流螢、李蕤)75年前作為特派記者,完成27天災區行,留下了十余篇《豫災剪影》系列新聞報道,成為記錄河南1942大饑荒的珍貴文獻。趙致真選擇從事新聞工作,以此向父親表達敬意。  

  出生于文學世家的趙致真,數十年來站在科學與文學的交叉點上,并在這兩大領域之間自由往返。幾十年的兢兢業業,趙致真成為首批國務院政府津貼專家,現為中國科技新聞學會副會長,中國科教影視協會副會長,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武漢市科教影視協會理事長,中央電視臺大型科教電視欄目“科技之光”主編,先后獲得國內外眾多獎項,包括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頒發的“儒勒·凡爾納獎”和國際科普界最高獎項普里莫·羅菲斯獎。  

  事實上,趙致真是第一個真正把科普節目導入中國電視熒屏的人。他曾以每集200元的成本,與當時現象級電視熱播劇《渴望》女主角凱麗,聯合制作了百集少兒科普電視片《凱麗阿姨講科學》,并在中央電視臺連續播出,成為迄今為止中國科普電視片中篇幅最長的一部。  

  趙致真還是美國25集系列熱播劇“佐羅”的翻譯者,但他從未想到,自己要像“佐羅”這個美國民間傳說中的蒙面黑俠一樣,警惡懲奸,鋤邪扶弱。只不過,他鋤的是李洪志及其“法輪功”這樣的邪,扶的是深受其害的信徒及家屬這樣的弱。  

  時光回轉到2004年夏天,剛從湖北武漢電視臺臺長職位上卸任不久的趙致真與妻子一同到美國,參加在耶魯大學就讀女兒的畢業慶典。7月14日,正當他二人在學校附近的小山上摘桑葚,卻冷不防接到了美國康涅狄格聯邦法庭公差送來的一大疊法律文書。  

  遞送法律文書的是“法輪功”成員,他們在幾個反華“高人”的指點下,從故紙堆里翻出1789年的《外國人民事侵權索賠法案》(Alien Tort Claims Act),向這位在美國深居簡出的退休科普作家暗中追蹤并突然下手。  

  趙致真對“法輪功”“濫訴”行徑早有耳聞,但從未想到“法輪功”如此卑劣。隨后“法輪功”又升級了,專門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對趙致真先生“刑事起訴”,“法輪功”律師還拿出盧旺達種族滅絕中有電視臺長被判無期徒刑的案例來威脅和恫嚇?;ヂ摼W上一連多日更是眾口喧騰?!胺ㄝ喒Α钡氖畮讉€媒體紛紛刊發文章,將趙致真先生稱為“輿論打手”,打印下來的材料重達百余斤,比這更為惡毒的字眼不計其數。  

  究竟是什么使得“法輪功”如此不擇手段?“法輪功”起訴真致真先生的核心事實和基本證據又是什么?  

   

  2000年12月,北京國際科教電影電視節,向朱光亞先生(右)匯報工作 

  原來事情源于趙致真先生領導下的《科技之光》五年前制作的一部電視片《李洪志其人其事》。  

  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包圍中南海,事件發生后,《科技之光》節目組收到一些李洪志早期合作者和同事、鄰居聯名親筆簽署的信,揭露李洪志的欺詐行為。憑著科技新聞記者的職業敏感,趙致真派出三人攝制組到長春,按照信上提供的地址和電話找到當事者進行了電視采訪?;貋砗?,粗剪了一個長度30分鐘,只有訪談而沒有解說詞的資料片《李洪志其人其事》。當時“法輪功”話題尚屬敏感,加上片子內容單薄,因此并未播出。  

  1999年7月22日,中國政府依法取締“法輪功”,中央電視臺向全國播放了他們制作的同名專題片《李洪志其人其事》,中間借用了《科技之光》在長春拍攝的部分采訪鏡頭,這就是整個的事實過程。  

  從美國回來后,趙致真先生找到中央電視臺的《李洪志其人其事》又仔細看了一遍,全片除了揭露“李洪志是人不是神,是騙子不是好人”,除了表示對廣大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憂慮與關切,從頭到尾根本找不出一句話、一個字和“法輪功”指控的“罪名”沾得上邊。  

  與“法輪功”此番狹路相逢,令趙致真先生對于當初制作《李洪志其人其事》的決定更加堅信不疑。  

  在當年年底刊發的陳述性聲明《真理可以被傷害但不會蒙羞》中,趙致真先生寫道:“作為一個以普及科學為己任的電視欄目,當得知長春有個小號手突然成了宇宙間最大的神仙,具有隱身、定物、搬運、思維控制四大功能,會在每個學員小腹中安裝一個據稱是宇宙縮影的‘法輪’,正轉吸收能量,反轉釋放能量,并宣布要把罪孽深重的人類從已經毀滅過多次的地球這個‘垃圾站’和‘大糞坑’中拯救出來,他的億萬法身能保護每個弟子都‘逢兇化吉,遇難呈祥’,而且已經有幾百萬蒼生對他匍匐在地、頂禮膜拜,連稚聲奶氣的孩子都把人生第一課變成了背誦《洪吟》……《科技之光》不可能不做出最起碼的本能反應!”  

  “法輪功”送達訴狀的時候,正是2004年北京國際科教電視節報名參賽的高潮。越來越多的世界各國科技電視工作者、國際新聞界許多同行對趙致真表示贊許和支持,國際著名魔術師、美國反偽科學大師、詹姆斯.蘭迪同年7月24日專門給趙致真先生去函表示了關切,還在網站上刊登呼吁對趙致真先生施以援手。這些讓他堅信,“自己置身于世界人類進步事業的行列中,而反對邪教和偽科學正成為一項越來越明確的國際性共識,也是對人權的切實維護”。  

  2004年12月30日,趙致真發出陳述性聲明:《真理可以被傷害但不會被蒙蔽》,并把電視片《李洪志其人其事》及文字稿一起送交美國法庭,要求保護新聞和言論自由。趙致真先生向美國聯邦法庭正式提交了回應,既不“銷毀罪證”,又不“隱瞞過失”。而是光明磊落地把《李洪志其人其事》電視片連同文字稿一起交給了法庭并公布于世,這種釜底抽薪的辦法顯然讓“法輪功”傻了眼。  

  事實上,美國法律對中國事務根本不具有管轄權。在這一點上,美國政府和主流法律界其實也都早有共識,并一再告誡美國法庭不應接受這類濫訴?!胺ㄝ喒Α钡倪@起濫訴鬧劇最終不了了之。  

  2005年3月,第六屆北京國際科技電視節正在舉辦,正在致辭評委會主席約翰·林奇面對坐在臺下的趙致真說道:“趙致真先生,我和你一樣對科學充滿熱愛,同時我也是個積極傳播和普及科學的人。我們需要關心生態和環境,就像你一樣;我們需要揭露偽科學,就像你一樣……我們必須善用我們對科學的熱情,對科學的信念和對科學的愛?!?nbsp; 

 

  附: 

  真理可以被傷害但不會蒙羞 

  趙致真(2004年12月30日) 

   

  2010年國慶節趙致真和98歲的母親在天安門廣場 

  在耶魯大學的校園里,我和妻子接受過一家美國電視臺的采訪。女記者說:“你們知道嗎?今天布什總統夫婦也來參加慶典活動了,他們的女兒和你們的女兒是同屆畢業。能不能談談有什么感想?”記得我當時回答說:“無論是美國家長還是中國家長,不管是貴為總統還是一介平民,此時此刻,天下父母心大概都是相似和相通的?!钡拇_,我和妻子從遙遠的中國專程來到紐黑文,當看到笑靨如花的女兒從系主任手中接過畢業證書時,我們在臺下幾乎喜極而泣,心中充滿了對孩子的驕傲和對學校的感激。當時自然沒有想到,此后將有一場荒謬而離奇的官司等待著我們。  

  7月14日是個好天氣,女兒去外州找工作了,我和妻子正準備到附近的小山上摘桑葚,卻冷不防接到了美國康涅狄格聯邦法庭公差送來的一大疊法律文書。  

  對法輪功的“濫訴”行徑我盡管早有所聞,但仍然驚訝于他們竟會對我這個一官如芥、因私出訪、在美國深居簡出的退休科普作家暗中追蹤并突然下手。隨后他們又升級了,專門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對我“刑事起訴”,法輪功律師還拿出盧旺達種族滅絕中有電視臺長被判無期徒刑的案例來威脅和恫嚇?;ヂ摼W上一連多日更是眾口喧騰。法輪功的《大紀元》、《明慧網》、《新唐人電視臺》等十幾個媒體先后刊發播出了40余篇消息和評論,稱我為“輿論打手”、“煽動仇恨”、“教唆酷刑”、“鼓吹群體滅絕”、“用筆桿子殺人的劊子手”、“雙手沾滿法輪功的鮮血”。并翻譯成十幾種語言流布世界各國。  

  我最早的反應自然是不予理睬。但看著看著反倒產生了興趣和好奇,不由真想領教一下法輪功究竟會如何在美國判我“終身監禁”了。  

  他們起訴我的核心事實和基本證據到底是什么呢?原來是我領導下的《科技之光》5年前制作了一部電視片《李洪志其人其事》。對此我根本不屑于“辯誣”,但這里卻不妨約略回顧一下當時制作這部電視片的情景。  

  《科技之光》是因法輪功1999年4月25日包圍中南海而聽說這個組織的。此后,節目組收到一些李洪志早期合作者和同事、鄰居聯名親筆簽署的信,揭露李洪志的欺詐行為。憑著科技新聞記者的職業敏感,我們派出3人攝制組到長春,按照信上提供的地址和電話找到當事者進行了電視采訪?;貋砗?,粗剪了一個長度30分鐘,只有訪談而沒有解說詞的資料片《李洪志其人其事》。當時法輪功話題尚屬敏感,加上片子內容單薄,因此并未播出。7月22日,中國政府取締法輪功,中央電視臺向全國播放了他們制作的同名專題片《李洪志其人其事》,中間借用了《科技之光》在長春拍攝的部分采訪鏡頭,(法輪功竟稱中央電視臺的片子為《趙片》?。┻@就是整個的事實過程。  

  從美國回來后,我找到中央電視臺的《李洪志其人其事》又仔細看了一遍,全片除了揭露“李洪志是人不是神,是騙子不是好人”,除了表示對廣大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憂慮與關切,從頭到尾根本找不出一句話、一個字和法輪功指控的“罪名”沾得上邊。更不消說選用《科技之光》的那些素材了。從網上看到一個帖子說,要弄清中央電視臺的這部電視片究竟“該當何罪”,最好的辦法莫過于將它拿出來“示眾”,讓全世界人民都當一回“陪審團”。我舉雙手贊成這個主張。  

  至于我自己,倒很愿意充當一個被法輪功起訴的“典型”,請世人通過我,好好研究研究法輪功決心嚴懲不貸的人究竟如何“青面獠牙”和“罪惡滔天”。我多年愚勤,筆耕心織,雖不敢說自己的作品有多少價值,但卻力求每篇都有益于世道人心。即使從我幾百萬字的文章中“掘地三尺”,怕也找不出半點“煽動仇恨”、“教唆酷刑”和“群體滅絕”吧。法輪功完全是在謊言欺世和構陷忠良。  

  不過話說回來,我倒并不以為法輪功訴我是“找錯了人”?!犊萍贾狻泛头ㄝ喒t早總有一天會狹路相逢,我決不打算從他們的濫訴中“茍免”。作為一個以普及科學為己任的電視欄目,當得知長春有個小號手突然成了宇宙間最大的神仙,具有隱身、定物、搬運、思維控制四大功能,會在每個學員小腹中安裝一個據稱是宇宙縮影的“法輪”,正轉吸收能量,反轉釋放能量,并宣布要把罪孽深重的人類從已經毀滅過多次的地球這個“垃圾站”和“大糞坑”中拯救出來,他的億萬法身能保護每個弟子都“逢兇化吉,遇難呈祥”,而且已經有幾百萬蒼生對他匍匐在地、頂禮膜拜,連稚聲奶氣的孩子都把人生第一課變成了背誦《洪吟》……《科技之光》不可能不做出最起碼的本能反應!  

  2000年5月,《科技之光》開播五周年研討會,朱光亞、潘家錚、龔育之(主席臺從左至右)參加  

  我之所以能平靜接受法輪功的惡訴,還因為我深深知道,科學是有敵人的。今天雖然已經不是布魯諾、哥白尼、伽利略的年代,但我們隨口說出“要為科學而斗爭”時,卻仍然應該想到這并不是一句空話,因為斗爭總是會有對象。我作為意大利普里莫.羅菲斯獎的得主,作為全國科普先進工作者,作為多次國際電視節的獲獎人,科學給了我太多的榮耀和光彩。我知道,所有這些獎譽選擇了我,和今天法輪功選擇了我,都是出于同一個理由。這種褒揚和攻擊恰如一枚硬幣的正反兩面。我不會一面欣然領受科學給我的榮譽,另一面卻抱怨為科學而蒙受的“磨難”。相反,我倒寧愿將這次受到的起訴同樣視為無上的驕傲和光榮。  

  我有幸擔任其常務理事的中國反邪教協會,則更是勛業卓著、資望超群的各界專家學者自愿結成的聯盟。如果法輪功以為祭出“濫訴”的“法器”便能讓中國知識分子噤聲鉗口,從而實現“剜天眼,濁人心”的夢想,他們實在嚴重低估了這個群體的操守和血性。  

  如果說今天有些痛悔前失的話,那就是面對這樣一個集封建迷信和偽科學之大成的邪教,我們的作為太少了。當“大師輩出、神功林立”的時候,我們也許更多嘆息于“江河日下,砥柱為艱”。身為科普工作者,我們一直對國家和民族懷著深深的職業內疚。我們今天遭到“濫訴”,不能不說是自己當年種下的因果。  

  法輪功送達訴狀的時候,正是2004年北京國際科教電視節報名參賽的高潮。各國朋友們聞訊后函電交馳,爭相對我表示同情和支持,他們的鮮明態度和深刻見地都令人難忘。此時,我不由特別懷念起卡爾.薩根。我抽屜里珍藏著他生前的來信,案頭堆放著他的等身著作?!拔覀兪遣皇莵淼焦至y神滿天飛舞的黑暗時代邊緣?我們是不是就要陷入裝神弄鬼謠言惑眾的淵藪?”《魔鬼出沒的世界》這本書便是卡爾.薩根遺愛人間的一柄光明火炬。今天,越來越多的世界各國科技電視工作者對我表示高度關切并伸出援手,這些熾人心胸的情誼使我更確切地感到自己置身于世界人類進步事業的行列中,而反對邪教和偽科學正成為一項越來越明確的國際性共識,也是對人權的切實維護。  

  特別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法輪功企圖對一個中國新聞記者新聞自由的剝奪,對一個中國科普作家言論自由的剝奪,恰恰發生在“新聞言論自由至高無上”的美國。當尼克松的水門事件可以揭露,克林頓的失檢行為可以曝光,布什總統無奈于《華氏911》的獲獎時,偏偏中國東北公主嶺人氏李洪志的欺詐行為不能質疑!我不相信美國會為了法輪功“濫訴”之便,廢除《憲法第一修正案》。也不相信“自由女神”有朝一日會穿起黃褲褂盤腿而坐,小肚子里被裝上一只滴溜溜的法輪。  

  對于美國的司法制度我知之甚少,但卻不妨礙對它的充分尊重。作為知識分子,自然也會在中國法制化的進程中,把更多的興趣和注意投向這里尋找借鑒。我實在想不到今生會有一次和美國法律近距離接觸的奇遇。那些古老的條文我雖然陌生,但它當初決不是為法輪功們今日的“濫訴”而設計的吧。法律的核心價值在于它的正義性,其中的任何漏洞,都不應該成為邪惡者濫用司法體系肇事生端的方便之門。法律,法律,多少罪行假汝之名以行?但我決不低估美國主流法律界的智慧和理性。  

  我前后到美國已經有10次了,最難忘1990年作為美國新聞總署的客人,我以國際訪問者的身份赴美整一個月。從華盛頓到卡那維拉爾角,從夏威夷到馬丁.路德金故居,處處都感受到熱情和友誼。此后便是《科技之光》和美國眾多電視機構年復一年的親密合作。911事件剛過兩個月,我就參加了在華盛頓召開的世界科技制片人大會并登臺發言。2003年,《科技之光》應美國國務院邀請,派攝制組完成了科普專題片《方興未艾轉基因》。我們所做的一切,都在增進兩個偉大國家和人民之間的了解。我們普及科學,也是在普及友誼與和平。今天,法輪功“追查國際”開列的科學家和新聞記者的黑名單正不斷延伸。如同一位網友調侃說,“法輪功其實只用把支持他們的幾個人寫成紅名單,剩下的人全部默認為黑名單可也?!彼麄兤髨D用威脅和恐嚇,讓中國的知識界人士對出訪美國視為畏途,在兩國人民友好交往的路上栽滿荊棘。  

  我和幾位美國朋友曾經做過深入討論:誠然,各國之間的社會制度、文化背景互有差異,但人類社會總有更多共同的價值取向,譬如都反對偷盜、販毒、劫機、貪污,自然也包括對邪教的抵制。這也是當今世界能夠沐浴在和平與發展主題下,并結成反恐統一戰線的基本依據。如果僅僅因為某些偏見,就把中國的“癰疽”都當作“寶貝”,到頭來恐怕會延禍自身。  

  我要衷心感激互聯網上仗義執言的海外學者,這些不知身在何處的陌生人,卻給了我親情般的溫暖和慰籍。此次“蒙難”,也大大改變了我社會關系中的親疏排序,我將永遠記得朋友中那些“多才之士,多義之士,多金之士”的鼎力相助。  

  特別牽掛大洋彼岸身單影只的我的女兒。我迢遙萬里來到美國,本來為了祝福孩子的畢業,結果卻無端攪亂了她的平靜生活,給她帶來無窮的襲擾和驚嚇。女兒對我的理解和支持是永遠無可替代的。  

  年輕時便非常喜愛馬克.吐溫的作品,并知道有個叫哈特福德的美麗地方。沒想到這次竟會因為遞送對法庭的回復而造訪這座城市,卻沒有時間和心境瞻仰馬克.吐溫的故居。但我相信,哈特福德我還會再去的。那時候,將和朋友們開懷笑談這樁也許在美國司法歷史的某個角落留下痕跡的昔年往事。  

       

  對趙致真回應法輪功訴訟案的觀察與思考 

  曹源  

  半年以來,眾目所矚又晦暗不明的法輪功起訴趙致真案終于有了新進展。2004年1230日,趙致真先生向美國聯邦法庭正式提交了回應,我們看到了一頭躬耕壟畝的老牛,正當舔犢情深的時候突遭刺斜里沖出來的狼群撕咬,現在這頭老牛已經慢慢轉過身子,準備礪角自衛了。  

  許多朋友讀了趙致真的陳述性聲明《真理可以被傷害但不會蒙羞》都深受感動,認為體現了中國知識分子的浩然正氣和高尚節操。不少網站也紛紛轉載,并冠以“好文欣賞”的題頭。我不懷疑,趙致真的這篇文章會流傳久遠。倒不僅因為它灼灼其華的文采和發自肺腑的情感,更因為它寫在了美國司法歷史空白的一頁上。這是首例外國媒體負責人在美國被起訴,也是首例中國人面對法輪功濫訴到法庭回應。今后的美國法律將援引這一案例作為處理類似案件的依據,100年后的美國大學法律系學生也將學習這一案例,作為相應領域的教材。當然,那些侮辱謾罵趙致真的“代表作”也將會附驥而長存。就讓大家流芳遺臭,各有千古吧。  

  打從法輪功在幾個反華“高人”的指點下,從故紙堆里翻出215年前的“外國人民事侵權法”后,便在過去的兩年間奉為至寶并頻頻出手了。被訴的中國官員則報以最大的蔑視而根本不屑一顧。中國作為一個主權國家,其內部事務自有本國的法律來處置和裁量,正如趙致真在回復中所說,美國法律對中國事務根本不具有管轄權。在這一點上,美國政府和主流法律界其實也都早有共識,并一再告誡美國法庭不應接受這類濫訴。有位網友在跟帖中說得好:“美國的司法制度就像聲譽卓著的微軟操作系統,但其中的漏洞卻讓法輪功病毒鉆了空子,看來必須打上補丁?!币虼?,對法輪功的惡訴不予理睬,絲毫不意味著怯懦和無能,相反倒體現著中國人的主權意識和國家尊嚴。  

  再說,中國人到美國跟法輪功打官司,真能享有法律的公正嗎?高度組織化的法輪功訟棍們作為地頭蛇,躲在陰暗角落里以逸待勞,守株待兔,被訴者無論因公因私短期訪美,大都是日程緊迫,行色匆匆,誰愿在一旦“中招”后就叫他們牽著鼻子走,延簽證,改機票,留下來和一幫無賴們糾纏呢?不由想起三十年代舊上海的癟三們搶禮帽的訣竅,便是在別人乘坐洋車下坡時或者到廁所蹲坑時突然下手。今日法輪功可謂得了當年十里洋場上癟三們的真傳。  

  法輪功的訴訟班子早就職業化和系統化了,既有“追查國際”這樣的特務機構專門整理黑材料,又有鐵桿大法弟子泰瑞.瑪什之流親任律師,更有隨時白板聽用的眾多嘍羅充當原告,而被告者則遠離國土,人地兩生,不諳法律,不通語言,哪有同等訴訟地位可言?  

  “你可以請律師嘛!”聽起來多么公允。不要說在分工極其精細的領域中尋找對口律師的信息渠道了,單說律師費,一場官司下來少則幾萬美元,多則數十、上百萬美元,中國人誰能花得起這筆冤枉錢?而法輪功最不缺的恰恰就是錢。而且越打官司越能從后臺老板那里要到更多的錢。  

  認清了以上的基本事實,便不難理解為什么中國官員都不會陷入這種“掉價、花錢、費時間”的胡攪蠻纏中了。更何況,法輪功再虛張聲勢,充其量也不過是個民事案。叫嚷得再邪乎,也不能對他們起訴的人造成任何一丁點實質性傷害。因此不理也罷。   

  然而,“一走了之”也會有弊端。由于未能對法輪功的濫訴進行正面有效回擊,便給了他們蒙蔽世人,欺騙輿論的更多機會;由于美國三權分立,外交干預有時不能達到理想效果,便常把一個案子從“急性病”拖成了“慢性病”;特別法輪功認準了中國官員決不會應訴,于是氣焰日高,胃口日大,他們如赳赳索斗之雞,或八方呼應,或十面埋伏,到美國各級法庭平蹚肆行,如入無人之境,起訴的名單從國家元首一直開列到電視片的剪輯和燈光,完全沉醉在“所向披靡”的歇斯底里亢奮中?!按蒌h于正銳,挽瀾于既狂”,趙致真先生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走向美國法庭的。  

  究竟該如何評說趙致真應訴的利弊得失呢?依我之見,對法輪功的猖狂挑釁,既不能逢訴必應,也不能一概不睬,這里用得著一句老話,具體情況具體分析。我之所以高度贊賞趙先生的大丈夫行為,因為它至少彰顯了中國讀書人“士可殺而不可辱”的傳統氣節,表現了中國知識分子捍衛真理、捍衛科學、捍衛個人尊嚴的獨立選擇和“臨難無茍免”的從容與倔強。  

  我小時候家住塘沽,見過一個“天津青皮”占了賣菜農民的便宜后恫嚇說,你再不走叫警察把你抓起來。老實的農民嚇得忙不迭挑起擔子跑了。今天的趙致真卻偏偏不受窩囊氣,況且在他眼里,法輪功的惡訴完全是一只嚇唬麻雀的稻草人。我在半年前的文章里就寫了:“法輪功大概以為別人都是嚇大的,美國的法院也是李洪志開的?!奔热挥炘p不能奏效,法輪功看來只得認真準備實戰了。  

  讓人頗為欽佩的是,趙致真既不“銷毀罪證”,又不“隱瞞過失”。而是光明磊落地把《李洪志其人其事》電視片連同文字稿一起交給了法庭并公布于世,這種釜底抽薪的辦法顯然讓法輪功傻了眼。查查半年來大紀元上連篇累牘的聲討文章,每篇都一口咬定《趙片》是中國“屠殺法輪功的動員令”,是早期“教唆酷刑和群體滅絕的唯一經典之作”,是“復制了幾億拷貝的洗腦工具”,“剪掉了一個不字值多少人命”……現在這部片子原封不動放到了陽光下,怎么不見那些“一犬吠形,百犬吠聲”法輪功筆桿子再次大打出手呢?很顯然,他們自己也知道,靠這部片子已經無論如何沒法給趙致真定罪了。但卻決不甘認錯和服輸,于是又放出空氣說,趙致真還有“更多更惡毒”的片子和言論。既如此,何以追查國際的報告和所有以往的討伐檄文中都不曾提及呢?這種先定罪,后取證,先射箭,后畫靶,一計不成再生二計,羅織不出足夠的黑材料誓不罷休的流氓無賴行徑也太缺乏掩飾了。法輪功在趙致真首次現身法庭后便趕忙修改了一次訴狀,并把原告中的5人換下了4個。我不知道法庭是否允許他們再次修改狀子和換人?!白嫔狭粝聛硪槐?,爺爺換了斧頭,爹爹換了斧把?!狈ㄝ喒Ξ敵跗鹪V趙致真的依據還剩下什么呢?如果趙致真的“主要罪行”變成了在武漢電視臺播出的片子和因特網上的網友跟帖,那么和當年遠在北京的主訴人又有什么關系?看看這些法輪功的無恥行徑,便不難想象一旦他們得了勢,將會憑空制造出多少荒唐離奇的冤假錯案了。  

  趙致真案的一大副產品,是讓我們徹底看清了那幫“言論自由捍衛者”的真實嘴臉。他們一方面捶胸頓足要求享有顛覆中國政府的最過激的言論自由,一方面卻振振有詞地要求剝奪趙致真等知識分子批評法輪功的最普通的言論自由;一方面對中國政府不過傳訊了幾位異議人士而厲聲譴責,一方面卻對法輪功要將趙致真終生監禁乃至判處絞刑的叫囂視為當然;一方面盛贊美國言論自由乃普世價值,一方面又聲稱言論自由是美國人的奢侈品,趙致真作為中國人無資格享用。當他們受到限制時就高喊要中國廣開言路,當他們想整別人時又唯恐美國不收緊文網。這樣“寬以律己,嚴以待人”的雙重標準能證明他們真正熱愛言論自由嗎?“居住玻璃房子者,勿向他人投石?!边@些市儈最終必將自食其果。  

  官司既然開了打,我倒很愿意根據自己在國外的經驗和趙致真稍作交流??梢詳嘌?,只要趙先生奉陪到底,法輪功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打贏這場官司,美國法庭也絕不可能宣判趙致真因為區區此類言論而獲罪,除非哪位法官瘋了并決心動搖美國賴以立國的基石。倒是趙致真大可不必畫地為牢,把目標僅限于要求法庭撤案。趙先生完全有理由反訴,并另告大紀元等法輪功媒體及其一干文痞文丑的誹謗罪。從我打印下來的百余斤材料看,他們點名道姓對趙致真的造謠、侮辱和謾罵早超過了潘新春、周錦興案百倍。決不能讓這幫訟棍每次都只賺不賠,肆無忌憚坐在房頂上揭瓦打人卻永遠逍遙。我們幾個海外華人團體正打算積極援助那些早就要到美國起訴李洪志卻苦于不摸門徑的受害者伸張正義。  

  我也承認趙致真先生把寶貴時間用來和這幫死纏爛打的無賴們周旋實在可惜,但既然“橫逆一定要來”,既然“樹欲靜而風不止”,倒不妨把它視為人生一次難得的經歷來體驗。其實也并非為了和幾個潑皮爭強賭勝,這場官司將是向美國公眾揭露法輪功的絕好機會。趙致真先生說愿意充當被濫訴的“典型”,事實上,這個官司已經引起了美國主流社會和法律界空前興趣和關注。我看案子鬧得越大越久,法輪功就暴露得越充分越徹底。讓大多數善良的美國人真正認識法輪功的邪教本質和他們妄圖到美國法庭借刀殺人的卑鄙伎倆,這是更高意義上的“釜底抽薪”。況且,在一個判例法的國家里,趙致真先生正在護衛著身后所有的中國新聞記者和科普作家同行。  

  即便從個人角度考慮,一個作家,大約都不會辜負命運的“成全”和造化的饋贈。如此豐富而獨特的生活素材無疑是一筆珍貴財富,等趙致真先生回憶這段經歷的著作付梓時,應該會記得在前言中向李洪志喊一句“謝丞相送箭”吧。當然,眼下的訴訟費是個困擾。我等雖非趙致真先生朋友中的“多金之士”,但卻也常常想到“人生有銀不在此時用更待何時”。相信只要登高一呼,大概是不會讓趙先生靠典房賣書來維持官司的。  

  還有一個令人竊喜的發現。從美國聯邦法院的網站上,任何人只要輸入案件號,就能調閱所有卷宗材料?!耙蛔秩牍T,九牛拖不出?!壁w致真先生把《李洪志其人其事》的片子和文字稿送給了法庭,就意味著從現在起直到100年后的公眾都可以方便地調看揭露李大師的經典片。比起法輪功把趙致真“關”進網上“惡人館”,美國聯邦法院網站的條件當然好得多,而被稱為《趙片》的中央電視臺節目能夠落戶到這個大雅之堂,真可算得上是“得其所哉”了。  

 

  美國反偽科學大師蘭迪呼吁援助趙致真 

  2004年7月24日  

   

  謊言揭破者詹姆斯·蘭迪 

  我是詹姆斯·蘭迪,佛羅里達詹姆斯·蘭迪教育基金會主席。這是個非盈利的組織,旨在為媒體、學生,研究工作者和有興趣的人提供可靠信息,讓他們對所謂超現實和超自然現象有一個真正了解。我們辦了一個每周更新的網站www.randi.org。平均每天有世界各地近9萬頁面點擊數。我們關心著目前發生的一件事態,并希望引起各方面的注意。  

  我站出來寫信是為我的朋友趙致真說話,他是一個積極捍衛理性和科學進步的中國人。我認為他的事業應該得到我們所有人的支持和鼓勵。對于國際社會來說,促進各種文化間的互相理解,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重要,而科學則是我們都在使用并賴以溝通的共同語言。  

  趙先生是武漢電視臺的臺長,他的《科技之光》是中國最有成效的科普電視欄目,為在中國普及和講述科技知識,已經播出了10余年。同時他們也和猖獗的偽科學及迷信作斗爭。例如他們常常遇到各種謊言,據說有人能通過某種秘密方法把水變成油;還據說沈陽附近有一個怪坡,汽車上坡不用燃料,下坡卻必須加油。有趣的是,中國有許多偽科學謊言和我們蘭迪教育基金會在美國遇到的情況極為相似!  

  我是許多年前在武漢大學開辦講座的時候第一次遇到趙先生的。他是一個具有高尚人格、敏銳洞察力和對事業極具奉獻精神的人。這是一個值得我們竭盡全力來維護的人,應使他擺脫目前落在頭上的麻煩。  

  趙致真先生的《科技之光》節目曾揭露過一個中國人的騙局。此人叫李洪志,目前以難民身份居住在紐約市,他的邪教組織名為法輪功。他像科學教(Church of Scientology)所采取的手段一樣,打著宗教組織的幌子,其實從根本上是建立在偽科學和超自然力的主張之上。這里試舉幾例他們的荒唐言論。  

  比如李宣稱他是宇宙間最大的神,地球是一個垃圾站。所有的人如果跟著他就能上天堂。他的“法身”能保護所有信眾,或叫追隨者,能讓他們在汽車事故或樓房坍塌中安然無恙。他要求信徒們如果病了不應該去醫院,因為法輪功能包治百病,他們會自動痊愈。他甚至自吹能飛升,能隱身,能穿墻而過!此人完全是一個騙子,不配受到追隨者的尊敬。  

  當法輪功因其虛偽性、傷害性和危險性在中國被禁止后,李洪志和他在美國的信徒便開始組織各種活動,把他們盯上的人視為仇敵進行斗爭。威脅和起訴那些不相信或揭露過他們騙術的人。他們制造出法輪功是一個正當宗教的錯覺,并企圖得到美國給予宗教組織的種種優惠和保護。  

  現在,當幾個法輪功代理人得知趙先生在美國耶魯大學參加女兒的畢業典禮的消息后,便用1789年的外國人民事侵權索賠法案(Alien Tort Claims Act)對趙先生提起民事訴訟,指控《科技之光》節目在趙先生的領導下于1999年對法輪功進行“誹謗”。但實際上,他們控告的這個節目不是趙先生的《科技之光》制作的,而是中國中央電視臺制作的?!犊萍贾狻返墓澞繌奈床コ?。這種完全不實的指控是法輪功對趙先生顯而易見的無理騷擾。  

  我們認為這一舉動是十分荒唐和可笑的。趙和他的《科技之光》應該享有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這種訴訟根本不應該被美國的法院所允許。  

  在美國,被扯進一場官司會耗去許多時間、精力和金錢,這足以干擾趙先生回國進行第三屆北京國際科技電視節的籌備工作。該科技電視節是一個將有世界各國科學工作者和電視制片人參加的盛會。趙是一個敢于負責的人,他不愿在問題沒有解決前不明不白離開美國。如果他這樣做了,他可能因缺席而敗訴。這是對美國法律體制不能容忍的濫用,想要封住一個試圖講出真相的人的嘴。  

  在此,我請求大家向趙致真,一個國際知名和備受尊敬的科技電視制片人、作家和電視節的組織者,伸出援助的手,讓法庭不受理這樁訴訟。這才是真正的公正,而不讓我們的法律體系被法輪功代理人所利用。  

   

   

(責任編輯:力楓)
相關閱讀
近期熱點
NBC揭露“法輪功”:特朗普時代 騙子四處橫行
NBC揭露“法輪功”:特朗普時代 騙子四處橫行
浙江杭州啟動防范邪教宣傳月活動
浙江杭州啟動防范邪教宣傳月活動
為切實提高廣大群眾識邪、辨邪、防邪的能力,9月16日下午,由浙江省杭州市委政法委、市科協主辦的“2020年杭州市防范邪教宣傳...
防范偽氣功滋生成有害組織
防范偽氣功滋生成有害組織
2020年7月,國家體育總局發布一則公告和一份倡議書,名為《體育總局氣功中心關于健身氣功推廣功法目錄的公告》和《中國健身氣...
反邪教網站
重點新聞網站
國家機關網站
京ICP備17053351號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4465號